星星的尾巴

在我头上用力地开一枪。
叫我一星就好。
混邪杂食,目前主产安雷瑞金。
全职/凹凸/EC/es/刀乱 坑底。
喜欢的孩子请和我说说话吧。

【安雷】我觉得这个公寓有问题

*混更

*梗自 @精致睡眠 安雷公寓

*私设众多,ooc众多

*玩自设玩的非常开心(大概有一半是安雷无关

*拿了自设凑字数

*接受的话就请>>>



——————————————


“我觉得这个公寓有问题。”安迷修在又一天搬快递上楼之后说。
雷狮拿爪子划开纸箱看见自己等候了两个月的金枪鱼罐头,心情愉悦地施舍了饲主一个眼神,“我就没觉得它正常过。”
一开始还好,虽然说“凸”字造型奇葩了点,房东姑娘激动了点但也不是不能忍受。但这两天公寓里住进了越来越多的奇怪住客。安迷修想起坐电梯时碰到的不似人类的灰发少年忍不住挠了挠头,就算表情友善行为正常也不能掩盖你脚一直没碰地的事实啊!
“啧,安迷修,没想到你还纠结这个。”雷狮向窗外飘过的不明物体打了个招呼才开启嘲讽模式,“你觉得你舍友就很正常了?”
安迷修恍然大悟,“对啊你居然能建国后成精!”
“你信不信我让你成受精卵。”雷狮磨了磨牙。
安迷修举起双手试图表明自己清白无辜好似一颗小白菜,“好好好你不是精,你是新世纪五好公民。”
“中午想吃什么?烟熏三文鱼还是马赛鱼汤?”
“酸汤鱼,敢加香菜弄死你。”
“行行行,我现在去买。”

“我觉得这个公寓有问题。”一身Hugo boss休闲西装的男人双手环胸,懒洋洋地靠在507门口。他伸手托了托架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严谨发言。
诡异的公寓造型尚可忍受,甲方乙方在奇妙方面一拍即合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但这突出来的正方体成为了妹妹的住所就非常有问题了,作为一个搬砖多年的土木狗,他看在不到一千的月租的份上才抑制住自己举报违章建筑的冲动。
然而他试图影响的对象此刻正崩溃地忙于把一个超出门框尺寸的纸箱塞进房间,林一星的声音从门内传过来,带着一点因为长时间无效努力的喘息,“哦,旁友,你有那个时间不如帮我一把,推一推它好伐?。”
“啧,”林寒不耐烦的弹了弹舌,“你让开。”
“不不不你等等啊啊啊啊啊啊——”
箱子随着男人干脆利落地一脚拥有了成倍的动力,不仅挤进了门缝还一路后退直到客厅正中央,扬起一层薄薄的尘。当这堆四散飞扬的灰色颗粒终于散去,出现在男人眼前的,是蓬头垢面、眼眶通红、恨不得立刻冲上来给他一拳的,亲妹妹。
“我的电脑我的相机我的包包——!!林甜甜我要杀了你!”
“是你让我帮忙的!”
“我没让你这个跆拳道黑带的人给他一个回旋踢!”女孩子愤怒地对站在客厅里的男人下了审判决定,“等我回家你死定了!”
林寒反而松了一口气,“哦那还有三个月。”死缓的话争取减刑出狱还不容易?嗯最近她收藏夹里的小裙子叫什么来着?占星猫?
“抱歉……”温柔的男声从门外传来,“呃,我想这位小姐需要帮助?”
林一星顿时心中警铃大作,她飞快地转头却只来得及看见两双交握的手,平常不是死鱼眼就是嘲讽脸的老哥笑得一脸温柔如水,开口前还特意咳嗽两声清清嗓子,“这位先生您好,我是507一星的哥哥,请问您是?”
褐发男人被抓着手还有点懵,听到问话下意识地勾起一个微笑回应,“我是504的安迷修,也是新来的住客。”
“哦原来是安迷修先生,我妹妹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这里暂时没什么事,刚刚我们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应该的,美丽的小姐值得更好的对待。”安迷修转头对林一星点了点,“我只是过来打个招呼,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请务必通知我。”
“会的会的!”林一星把安迷修送到门口,一回头毫不意外地发现刚刚温柔可人的好哥哥又变回了一条瘫在沙发上的咸鱼,“起来了笨蛋老哥!帮帮忙!”
“啊我昨天画图到三点五点起床过来帮你搬砖现在我已经死了~妹妹你加油~”
“……行了,本来也没指望你。”林一星死心了,上下打量着纸箱准备找个合适的地方下剪刀拆分再一件件运进去。
“刚刚那位安先生……”
“别想了。”林一星头也不抬,她终于找到了适合下手的位置,把剪刀往里面猛地一插,再滋啦啦地往下划。
“安迷修有男朋友。”一击。
“比你高比你帅比你好看。”再一击。
“他们感情很好,据说交往五年了。”K.O.
“啊……找个好男人就这么难……”咸鱼双眼放空地喃喃自语。
“行了行了与其在这里咸鱼你还不如多搞几次联谊,”林一星收拾好了东西开始赶人,“待会儿远香她们回来要进不了门了。”
“你们公寓这个屋子最多只能待四个人这个设定简直属于灵异范围。”林寒慢悠悠爬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吐槽不停,“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我会常来看你的。”
“就算你一天来二十五小时也泡不到安迷修。”
“养眼嘛,每天看我们宿舍那群直男我都要瞎了好吗。”
“我会记得提醒雷狮先生你对他男朋友图谋不轨的,拜拜了甜甜哥。”
“说了不要叫我那个名字!”

“洗手。”安迷修刚回家就被雷狮推进了洗手间,啪啪啪挤了三大坨洗手液。
安迷修一头雾水地放下鱼搓爪子,“怎么了?”
雷狮厌恶地皱了皱眉,“雄性生物的味道。”
“是507住客的哥哥,”安迷修说,“他没恶意的。”
“呵,荷尔蒙气息多的都要溢出来了。”雷狮嗤笑一声,“安迷修你爱信不信,别用他碰过的手给我做鱼。”
“那你让我怎么弄,用下巴吗?”安迷修难以置信地反问。
“哦,随便你。”上级从来只负责发号施令,“反正你用手碰一下鱼就别想让我吃。”
“好好好,”安迷修笑得无奈。他把雷狮拉进厨房,从后面环着自家的猫,牵着他的手拉开装鱼的塑料袋。
“安迷修你干嘛?!”猫大爷除了呆在纸箱里拒绝任何带给他拘束感的环境,他不适地挣了挣,后面人的手臂却像灌了铁一样稳固。
“别闹,”安迷修低低笑了笑,鼻息喷在雷狮脖颈上带出一片红晕,语气却一派无辜,“你不是不让我碰鱼吗?猫抓鱼,正好。”
“安迷修你是不是想死!”雷狮突然变回原型,把爪子对安迷修威胁地低吼一声,趾高气昂地回客厅了。徒留自己恋人和一堆衣服相依相偎。
安迷修也不生气,他耐心地把大爷剩下来的衣服一件件捞起来叠好,内裤放在衣服堆最顶上,又拖了个小凳子架着,好让它们远离油烟。这才挽起袖子,戴上惯用的手套剖鱼。
回想起了什么,他忍不住勾起嘴角,笑得眉眼弯弯。
猫的耳朵尖尖红了。


end

 

 



以下自设:

【自设①】林一星
165,女,高三毕业
(如果可能的话)(画设)及肩黑发,有刘海,白皮,黑瞳。穿着js家的星辰花,戴着星星样式的边夹。白色长袜,内着黑色运动打底裤。鞋子是诺特的极光(或者是随便一双中跟鞋)。
lo娘,痛lo党,买不起日牌又很喜欢,日常是给自己疯狂拔草药箱小区死皇妃,喜欢买买买却不喜欢整理,桌子上还好能看出在努力归纳护肤品,但打开衣柜就能发现新世界。
天气热或嫌麻烦的时候会直接在衣柜里随便套一件就出门,所以经常有T恤大裤衩的直男形象出现。对深圳校裤是真爱,觉得世界上没有第二种衣服如此耐操又好穿还好搭配。
情商不高,不怎么会安慰人,只会默默地听故事,如果大家都去安慰ta的话会走开。
觉得难过的孩子如果不想对自己讲故事的话,就应该让她一个人呆着。
但会因此感到被排斥而失落。
在陌生人面前是细声细气的社交形象,在熟人面前会原型毕露(傻大姐)。
懒癌,懒到可以为了不下楼不吃午饭。自理能力三级残废,靠外卖和投喂活着。
非常需要别人的鞭策和警示,如果没人管会立刻堕落到低谷。(重点)(强调)
非常情绪化,在吃饭的时候看到悲惨的剧情会哭出来,写虐文的时候也会哭(为了不要吓到别人会笑,但感觉更恐怖了)。有时候会非常低落,但第二天就能开开心心的。
经常熬夜结果生物钟调不过来了,大概有六年没有在一点前睡过觉。

 

【自设②】林寒(昵称林甜甜)
186,男,大三,工科狗
(画设)黑色短碎发,微近视,平常会戴无框眼镜。因为实习所以常服是西装,最爱的外套是妹妹送的Armani。
基佬,腐男,爱男男同爱大妹子。理想型是安迷修(“死心吧人家一辈子都不会看上你的”)想要和远香一样善解人意的妹妹(“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在妹妹出去旅游的时候会过来看房当保姆,自己在学校有宿舍。
因为出生的时候说前18岁要用女气的名字所以有了这个,一辈子的黑历史,然而户口本无法销毁。
身为男性对鬼和小强有着无法遏制的恐惧,听鬼故事的时候会和妹妹抱在一起哭,看到小强的时候会哀嚎着向妹妹求救。
因为母上对hello Kitty的热爱导致妹妹衣柜里有一大堆蜜汁t恤,然而过大的码数都会被丢到自己的衣柜里成为露脐装。
把其中一件大码t当成睡衣,结果在公寓住的时候被女孩子用怪异的眼神注目了。非常羞耻。但是过了三天混熟以后无所畏惧。(“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从小被妹妹压榨,家务十级料理十级,有不需要菜谱就能做甜点的神技能。
一开始万分嫌弃公寓,但后来住的最开心,认为没办法勾搭到男神看看也是好的。(“死变态,越抹越黑知不知道?”)
在外人面前人模狗样冷酷精英,在熟人(妹妹)面前三秒破功。被安迷修在楼道里撞见过一次穿着大码helloKittyT大裤衩人字拖倒垃圾,从此人生灰暗世界再见。(“你在男神那里更新了形象诶,开心吗?”“闭嘴。”)



评论(1)
热度(18)

© 星星的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