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的尾巴

在我头上用力地开一枪。
叫我一星就好。
混邪杂食,目前主产安雷瑞金。
全职/凹凸/EC/es/刀乱 坑底。
喜欢的孩子请和我说说话吧。

【瑞金】格瑞今天也很心累

*段子三则
*把小号的段子放上来混更,请不要揭我马甲(也没人看就是了)
*ooc有,私设有
*接受的话就请>>>

——————————————


【花吐症】


“格瑞!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掏出一个像肺活量测试仪的吹气口)“只要往里面吹气就会有花掉出来!”
“我给你看看!”
“今天我为大家表演一段freestyle!旁边是我的兄弟最好的朋友大赛no.2。他叫格瑞是个很帅的man,……”
格瑞看着不断喷射出的小雏菊感到一阵心累。
——你以为你是豌豆射手吗?!


【赤花症】


格瑞最近总感觉头疼,大脑痉挛着,像是被藤蔓紧紧缠绕捆绞。右眼针刺般疼痛,就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里生长出来。
“是赤花症。”丹尼尔肯定地说。凹凸大赛最近不断爆发的奇怪病症把裁判长硬生生逼成了临时医生,他吩咐跟在身旁的裁判球把这种最新款记下来。“你要去找金么?”
“不必。”格瑞回答道。那个笨蛋,对于自己的“朋友”总是给予无条件的信任与爱,就算告诉他解开诅咒的秘法,他大概也不知道该如何“痛恨”。
“格瑞!”然而命运总会在出其不意的时候给你一击,格瑞听着少年的声音由远及近,只想深深叹气。
金高高兴兴地凑过来,“格瑞!你要喝牛奶吗?我给你带了特o苏!”
“不要。”
“诶?难道你的新欢是营养舒化?我也带了!”
“不要。”
“格瑞你今天怎么啦?不高兴吗?”
“别跟着我。”
“哼,我偏要跟。”
“别跟着!!”格瑞猛地抽出烈斩往金身前一挡,脸部肌肉的疼痛让他难以控制自己的语气,“别跟着我!!”
“格瑞……?”金却反常地没有在意他的语气,反而愣愣地盯着他 ,“你的脸……”
开花了。
雏菊的茎先从颧骨冒出来,然后一片片小小的白色花瓣渐次成型,像是花仙子施展的魔法。说实话,如果不是出现在人的脸上,这该是个很美的场景。
格瑞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开花的那半边脸,他感觉到藤蔓在皮层的蠕动,心知如果不赶快离开接下来就会让他最亲的人见证他这一生最丑陋的时刻。来不及了,他想,要来不及了。

快逃————

“格瑞——!!”金不依不饶地坠在他身后,矢量滑板这时候显得格外碍眼,“你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什么都不说?是不是最近吃错东西了?要不要我去帮你找裁判球看看?”
“别跟着我!”
金爆发,“又是这样!之前自己来参赛也是,自己对上鬼狐也是,总是一个人!以为自己什么都搞得定吗?!”
“最讨厌你了——!”
格瑞在心里苦笑,如果这种程度的讨厌能够解除赤花症倒好,然而……不对!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花真的消失了?!
一只裁判球慢悠悠地从格瑞和金背后绕过来,“丹尼尔大人让我来通知大赛no.2,由于这种赤花症在凹凸星球产生了变异,所以威力大大减弱,只要喜欢的人亲口对自己说出'讨厌'两个字就可以痊愈哦\(☆o☆)/”
“诶参赛者已经痊愈啦⊙▽⊙回去报告丹尼尔大人~( ̄▽ ̄)~”
格瑞果断用烈斩给裁判球来了一个腰斩,顺利清除了消息扩散的可能性之一。
另一个扩散源在他旁边上窜下跳,“格瑞~你是不是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笨蛋。”
“格瑞你脸红了诶!”金发现新大陆。
“闭嘴!”


【骗局与虚假的爱】(学pa)


“这次大冒险的主题是'向通讯录第一位的人表白',”凯莉笑着把K甩在桌上,“我选红A。”
“是我。”格瑞点点头,抽出手机。
旁边的紫堂幻凑过去,“诶,是金啊。”
“居然还在前面加个1,狼子野心啊格瑞。”凯莉点评。
格瑞无可不可地接了个嗯,不知是承认通讯录的第一位是金还是承认自己的狼子野心。

“喂?格瑞!没想到你会主动打给我!”
“金。”
“在!”
“我喜欢你。”
“诶——!!!格瑞!你不会是在玩大冒险吧!”
“不是,是真心话。”
“呜哇!!!我也喜欢你格瑞!”
“我们肯定是最好的朋友!一辈子的!”

“嘟——”
“为什么我说完格瑞就挂我电话了啊……”金迷茫地向上铺的嘉德罗斯寻求答案。
“哼,两个渣渣。”围观完全过程的嘉德罗斯干脆利落往床上一倒,表示自己不想说话。

end

评论(2)
热度(34)

© 星星的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