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的尾巴

在我头上用力地开一枪。
叫我一星就好。
混邪杂食,目前主产安雷瑞金。
全职/凹凸/EC/es/刀乱 坑底。
喜欢的孩子请和我说说话吧。

【瑞金】早安

 *一个补偿(给跳车的某人),依然是群活
*公爵格瑞x敌国王子金,我流架空西幻paro
*关键词:第一次,优点与缺点,监禁;女装普雷
*肝到三点,肝肾齐疼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1k+的剧情
*老年人不会开车。
*开头与正文没有任何关系。


我所思所想所行,不过是为满足自己卑劣而可笑的占有欲。

 
1. 
今天是第三天。 
金在女仆的服侍下取了青盐刷牙,又用手巾把脸擦了一遍。女佣取来三片抹了蜂蜜的起司蛋糕和一杯水牛奶,权作今天的早餐。 
金看了眼这比平时少的多的分量,“诶?要见客人么?” 
女仆艾比絮絮叨叨地回答,“是啊是啊据说是北方来的贵族,好像是雷王国的三皇子,因为星之战的胜利被国王特别派来恭贺的。”她看了一眼金,突然惊觉,“啊,抱歉,我说错话了!” 
“没有啦,作为战败国的俘虏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金摆了摆手。他的确不是特别在意。自从唯一能在国主身侧说的上话的姐姐失踪,宰相丹尼尔也随之出走,他就明白这个国家一定会在国王的挥霍无度下走向灭亡。即使忠诚的骑士团在最后一刻仍旧将他推上高台,但他做出的第一个选择就是向南方的王,宣誓臣服。 
他背叛了他的臣子,但他没有背叛他的子民。金想起巡游的时候,有七岁的孩子拦在鎏金的车架前,为他祝福,向他乞讨。 
那孩子递出满满一束百合花,“王啊,求求您施舍我一锅粥,我的妈妈在黑死病中挣扎已久。” 
金无视了骑士团团长的阻拦,亲自扶起他,说好。 
随后他的车架被饥饿的难民包围,他们冲破了士兵围成的警戒线,向这个仁慈的王祈求怜悯。 
我们是最底层的人民啊,求求您看看我们吧。 
他或许并不适合做一个王。 
王当承担,王当给予,王当恩许。 
但当王的红袍染上了尘灰,他就失去了他的高傲。 
他会成为民的奴仆。 
2. 
“金?你在想什么呢?”女仆小姐好奇地问。 
“没什么,想了一些刚加冕时候的事。”金回过神来,“说起来加冕礼的时候我的车被堵住了,父王用了整整一个骑士团才把我从人堆里捞出来,结果整个仪式被迫推迟了半小时……哎呀不说了不说了。” 
艾比善解人意地接话:“那我们就放下过去,拿起未来吧。” 
——未来在衬裙和束腰之间。 
“吸气!!!再吸气!!!不行拉不起来,加油!抱着柱子!吸气——好!拉住了!”女仆小姐一瞬间力大无穷。 
“好的现在要把衬片用别针固定!腰挺直了!” 
“自己把袜子穿上,乖——” 
“艾比——”金的话语从肺里传到口腔仿佛一下减了一半音量,“我弯不了腰!我要死了——” 
“好好好袜子我给你穿,来抬脚。好,另一只。大功告成!” 
女仆小姐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不愧是北方的赠品,加了星晶石粉末的染色剂颜色就是不一样,我终于找到合适你眼睛颜色的布料了!” 
眼前的少年仿佛一个刚上好妆的洋娃娃。蜜金色的发丝被打理成罗马卷,额前留一小撮梳成齐刘海。身上是水蓝色的洋裙,与明眸颜色相配。为了增加温柔感又添了件蕾丝织就的罩裙,里面的蓝有了欲拒还迎的挑逗感。裙摆恰好在脚踝上方止住,水晶和珍珠造就的高跟鞋便可以完美出场。 
“哇,我好像仙女教母。” 
小王子显然也听过这个北方的童话,但此时此刻他满心满眼就是稳定重心,“我真的是第一次穿这个,艾比救救我!” 
“多走几步就好啦,金你要相信自己,学得快不就是你的优点吗?”然而仙女教母选择见死不救,还顺便把灰姑娘往地狱又推了一把,“穿好了就快出去吧,公爵在书房等你呢!” 
3. 
“格瑞——”平时中气十足的声音此时却有了种别样的娇弱感,“客人在哪里呀?” 
“雷狮皇子刚离开。”公爵头也不抬,一丝不苟地处理公文,“你来晚了。” 
小王子一下就恼了,“让我穿这么麻烦的衣服还嫌弃我!”他两下踢掉水晶鞋,扯掉胸前的别针盔甲,踩着丝绒地毯跑到公爵身边,“格瑞~陪我玩嘛~” 
格瑞挥了挥手,示意他到旁边坐着,“等我处理完这批公文。” 
“不要。”金的任性仿佛都积攒到这一刻爆发,他拎着自己的裙撑往台上一坐,立刻就把所有文件都罩在了钢骨下。 
格瑞几乎是无奈地叹气。 
“好。” 
在书房守卫的骑士不知何时悄悄退了出去,关好了门。 
暮色已至。 

5.

无证驾驶

“公爵大人,味道如何?”有着暗红色眼眸的女仆长轻笑着发问。

“很不错。”格瑞警告性的看了一眼,“没有下一次,凯莉。” 
“知道啦知道啦,我对有主的宠物没兴趣。”伪装成女仆长的南方联邦大小姐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太阳出来了,我去睡了。” 
“早安。”公爵简单地道了别。 
他敛起眼帘,再睁开时,暗红色便回归了原本的深紫。 
“好好睡一觉吧,金。” 
早安。 
我的小王子。 
 

end

评论(12)
热度(22)

© 星星的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